美国防部:近3百万新疆穆斯林被关“集中营

 

美国对中国新疆政策的谴责进一步升级。国防部高层官员称,中共把将近3百万新疆穆斯林关进“集中营”。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官方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最严厉谴责,也是首次将中国所谓在新疆的“职业训练中心”明确称为“集中营”。

星期五,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在介绍2019中国军力和安全形势报告的记者会上提到,“中共正动用安全部队把境内的穆斯林大批关进集中营”,“被拘押的穆斯林可能“接近300万人”。被记者问道为何使用“集中营”一词,薛瑞福回答说,“据我们对拘押规模的了解,在大约1,000万当地(穆斯林)人口中,至少有100万、甚至可能近300万民众被强制拘押”,这在当地人口中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加上考虑到那里发生的事情、中国政府的目标和他们自己的公开发言,我认为,“集中营”这一描述是恰当的。”

而在之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谈到新疆问题时,仍以“再教育营”来称呼中国官方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他同时表示,“新疆的再教育营让人联想起1930年代的悲剧”,即纳粹德国大规模迫害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悲剧。

一段时间以来,国际人权组织和人权活动人士披露和谴责中国当局在新疆把上百万穆斯林关进集中营或称拘留营。但中国政府坚称那里是职业培训中心、是为杜绝极端宗教势力和分离主义势力的传播、以及给当地人提供培训、增加就业机会的学校。

对于美国国防部称中国在新疆设立集中营的这一最新说法,中国驻美大使馆尚未发表任何回应。

 

 

 

 

 

中国瞄准知识分子,加紧抹杀维吾尔文化

 

 

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将自己的毕生精力贡献于维吾尔文学和教育。作为一名作家、讲师和学者,牙里坤编辑并整理了100多本有关维吾尔文化的教科书。他是确保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得到保护并世代相传的主要的维吾尔族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他于2016年10月失踪。他的儿子卡马力吐尔克·牙里坤(Kamaltürk Yalqun)说:“我们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我们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中国官员于2018年证实牙里坤·肉孜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关押。他的儿子说他被关押的原因是支持维吾尔文化。

他父亲编辑了维吾尔人文教科书,发表过有关维吾尔文化的文章,并帮助编写了学校维吾尔教学大纲。卡马力吐尔克说,2016年当陈全国被任命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时,从事维吾尔教科书工作被视为“意识形态问题的表现”。他说:“我父亲[以及]整个教科书编辑公司都被逮捕了。”

他说:“我们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因为他被捕时没有受到指控。”卡马力吐尔克来到华盛顿参加在全国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举办的展览“揭露中国的集中营”(Exposing China’s Concentration Camps),帮助提高对于新疆的状况的认识,并讲述他父亲的经历。

一场正在进行的压制文化的运动

中国政府正在打压少数民族,关押了超过100万名维吾尔族人、哈萨克族人以及其他穆斯林宗教少数群体。

面对全球的批评谴责,中国政府声称这些营地是职业学校,是教给新疆居民中国的语言和法律所必需的,以便制止并抗击恐怖主义及宗教极端主义的扩散。

但牙里坤以及成百上千像他一样的知识分子被逮捕却说明,政府并不关心就业问题,而是想要抹杀民族特性。这种文化铲除可见于最近在学校里禁止使用维吾尔语,强制维吾尔囚犯背诵中国共产党的口号,并强迫他们接受汉族的饮食及宗教习惯。

卡马力吐尔克说,他和其他人士正在努力让中国受到外部压力,“让他们终止这些集中营”。

他说,“制止[中国的]集中营及任意关押”是最重要的。

中国政府的内部文件证实了卡马力吐尔克的观点。法新社(AFP)得到的官方文件说,这些拘留营的目的是要将他们“断代、断根、断联、断源”。

卡马力吐尔克说,中国政府“试图抹杀我们的文化并同化我们”。他说:“他们就是要试图恐吓维吾尔人民,制造心理创伤来摧毁他们的意志。”

 

 

 

 

 

「寒冬」主任:中共強摘器官黑手 或伸向維族

 

多語種網路雜誌「寒冬」主任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上週二(3月12日)表示,中共在新疆拘禁了至少100萬維吾爾人並採集其DNA。他憂心,中共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的惡行未歇,現在還把對象擴展到其他民族及宗教群體;自由世界必須做更多來制止暴行。

義大利知名宗教與社會學家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創辦的雜誌「寒冬」(Bitter Winter),以中文等8種語言,重點報導中國的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英特羅維吉與萊斯賓蒂,2019年3月11~12日在台北出席15國「印太地區保衛宗教自由公民社會對話」。

維族集中營內部畫面曝光

據「寒冬」報導,「寒冬」是第一家曝光中共維族集中營內部影片的媒體。

萊斯賓蒂表示,該媒體2018年5月創立以來僅僅兩個月,就至少有45名在大陸的供稿人陸續被中共指控所謂「顛覆政權」或「與外國勢力勾結」,遭中共抓捕。

萊斯賓蒂駁斥,中共的指控,根本是「假新聞」。他說:「他們(供稿人)只是一般人,他們是專業人士、是公民、是記者等等。他們只是報導中共政權違反及侵犯人民的宗教自由及人權,就因此被關押,有些人還受到酷刑。

「寒冬」於是報導出這些事件,並且向國際非政府組織徵簽尋求支持,對中共形成了國際壓力,後來大約22名記者獲釋,但至今還有半數記者音訊全無。

「希望他們還活著,但我們完全沒有消息,他們被斷絕通訊。萊斯賓蒂說。

最令萊斯賓蒂感動的是,儘管中共手段嚴酷,獲釋的記者、工作人員, 獲釋隔天就說:我要繼續做一樣的工作。

中共想藉著逮捕記者以阻擋報導,但沒有能阻擋了這些勇敢的人。我非常感謝他們!」萊斯賓蒂說:「因為他們(記者們)確信自己做的事是對的。他們許多人是有信仰的,他們知道他們是在為他們的神、為真理而服務。他們知道自己可以幫助其他人,因為他們可以記錄中國共產黨的犯行。

證據顯示中共持續強摘器官

美國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3月8日在香港演說,提到外界持續指控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及維族人的器官,持續曝光的證據「令人擔憂。

對此 ,萊斯賓蒂說:「中共否認做此事(活摘器官),但我們有證據它們做了,而且它們持續在進行。這是恐怖而且反人類的。它開始先對法輪功學員,現在又擴大到其他種族或其他宗教群體,例如藏人,現在則特別是對維吾爾人。

維族醫生安華托帝.博格達(Enver Tohti Bughda)曾透露,中共2016年起,以健康檢查、DNA檢測理由,針對維族人抽血,卻排除了漢人與哈薩克人,他認為是在建立「器官配型庫」。

據美國記者2017年的調查,逾1,500萬維族人中,99.7%已完成抽血。萊斯賓蒂說明,新疆的拘留營及所謂「再教育營」至少拘禁100萬維族人。

「問題是,你分析人們的DNA,這是要這幹什麼?你拘禁了至少100萬無辜的人,你要幹什麼?你拘禁3歲到18歲的孩子,這要幹什麼?」萊斯賓蒂推測:「把這兩件事情放在一起,這又是一件想來非常可怕的事。但是我相當確信活摘沒有停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成了,中共把它輸出到其他群體。中共囚禁了大量的人群,對非常龐大的人群試驗。

自由世界必須更努力 制止暴行

該如何制止這種反人類暴行?萊斯賓蒂說:「自由世界對此沉默、或說得不夠,都是有罪過的。」「我們必須制止這樣的事情,我們做得還不夠,所以無法使其終止。

萊斯賓蒂表示,這也是「寒冬」存在的原因,它提供了連結朋友、學者專家、記者及活動人士的平台,而台北的印太宗教自由對話「也是向西方發出呼籲,向自由世界呼籲:請站出來反對這可怕的事情。這是不人道的,我們必須停止它!

安華托帝3月向媒體披露,阿拉伯人近年大舉採購新疆穆斯林的「清真器官」。他表示,阿拉伯人在自己國家內登記並付款,由沙國駐北京大使館具體操作,轉移款項,移植手術則在烏魯木齊進行。

 

 

 

 

 

流亡醫生:中共大肆販賣新疆人器官

 

 

新疆維吾爾人「集中營」引爆國際社會譴責之際,曾在美國國會作證中共活摘的新疆流亡醫生安華最新披露,阿拉伯人近年大舉採購新疆穆斯林的「清真器官」,而中國沿海城市關押新疆人的監獄附近都設有器官移植中心。

前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安華(安華托帝·博格達)近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披露,他一直在關注器官移植信息,根據他最新掌握的線索,新疆人器官比較大的買主是阿拉伯人,以沙特阿拉伯為主。

安華說,阿拉伯人對移植器官有特殊要求,就是要所謂的「清真器官」,而這些只有在穆斯林身上可以找得到,這是比較新的線索,他們正在深入地跟蹤和調查。

安華還披露,根據衛星數據和相關消息,部分在押的新疆人被中共轉移到中國內地沿海省份。其中,轉移到河南和浙江等地監獄的新疆人,這些人都被當作所謂「恐怖分子」對待,由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當地監獄警察無權過問。

他發現一個恐怖的現象是,在關押這些新疆人的場所附近,都有一個器官移植中心,這也是一個新發現,他正在找出新的線索。

安華曾在中國受命強制摘取死囚犯器官的親歷者。他曾經在1995年被上級帶到烏魯木齊市郊外的一處刑場,對一名死囚摘取肝臟和腎臟。

安華回憶說,那是一個年輕的死囚,當時的他像機器人般依照指令動手取器官,一刀切下,所謂的「屍體」立時有反應,這讓安華一直耿耿於懷。在往後的日子裡,安華每遇到寺廟必然要進入燃一炷香;經過教堂,會為死者點燒蠟燭;看到清真寺,也要為死者誦讀經文。

其實早在1990年,在安華看門診的六個月當中,就有維吾爾家長帶著失蹤後回家的孩子前去檢查,他們想知道孩子在失蹤期間,是否曾被非法摘取器官,因不少維吾爾失蹤孩童或者人間蒸發、或者身上的器官被摘除。

安華吃驚地發現有三個維吾爾孩子,身上留有手術縫線的痕跡,其後證實被盜取了腎臟,然而當事人對事發經過只有非常模糊的記憶,仿佛做夢般的印象。

安華此前曾曝光新疆一些機場設有「人體器官運輸通道」,並質疑,「你得需要多大的(器官)交通量,才會讓一個機場,專門給你設一個特殊通道、快速通道。

安華說,中國器官捐獻與死囚器官數量,遠遠比不上實際的移植數量。在國外做器官移植手術要等幾年,而在中國只需要等兩個星期,並且在四小時內就可以找到一個匹配的器官。法輪功、維族等群體,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要對象。

 
 
 
 
 
 

美国谴责中国侵犯人权:1930年代以来所未见

DAVID E. SANGER

 

华盛顿——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三宣称,中国“在侵犯人权方面无可比肩”,而他的一名高级官员将北京当局集中拘押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做法比作“自1930年代以来”所未见。
该官员是负责国务院人权事务局的迈克尔·科扎克(Michael Kozak),他并未明确提及纳粹德国或集中营,但那显然是他的比较所指。
总的来说,这些声明是美国对集中拘押数百万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民族一事所作的最直接的谴责。眼下正值贸易谈判高度紧张、华为(寻求在许多西方市场运营的中国电信巨头)事件僵持之际,此举必将激怒中国政府。
自2017年以来,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拘留营已扩大,包括大约100万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其他穆斯林群体,这是中国政府试图将他们转化为忠实支持者的一项行动。拘留营已遭到包括联合国在内各方的广泛谴责,但中国政府对这些批评置之不理。就在周二,一名中国官员表示这些拘留营“很像寄宿学校,学员在那里免费食宿”。
庞皮欧是在国务院发布年度人权报告时做此番表述的。该报告今年必须谨慎处理沙特阿拉伯领导人杀害异见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一事。后者在土耳其遭到杀害和肢解。
沙特部分的报告始于10月2日发生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的杀害行动,报告将其归咎于“政府特工”。它还指出,随着“事实曝光”,沙特政府一再改口,并在有关调查中起诉了11名嫌犯。报告还指出,在其他人权案件中,沙特高官“逍遥法外”。
但报告未提及美国情报官员提出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牵涉其中的强有力证据。中央情报局(CIA)以中度到高度确信得出结论,杀人指令是穆罕默德王储发出的。
科扎克在被提问时承认,国务院有机密情报评估文件的访问权限,虽然他无意透露他的机构是否看过中央情报局对王储所作的结论。他也无意讨论中央情报局的另一发现:杀害事件前一年,穆罕默德王储曾告诉过一名副手,如果卡舒吉这位《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专栏作家不回到沙特,停止对沙特政府的批评,他将让他吃一颗“子弹”。
在相关问题提出时,庞皮欧显得有些不耐烦,称美国决意让涉嫌杀害者“负责”。上月在华沙他曾对记者说,“我们正在努力”调查此案,但也指出了与沙特关系的重要性。
迄今为止,美国尚未要求发起独立调查,表示在等待沙特的报告。沙特政府在报告完成之前就已宣称,王储对谋害卡舒吉一事不知情。
人权报告还详尽谈及朝鲜的“古拉格”,但庞皮欧周三对记者做简短发言时并未直接提及朝鲜。他未接受提问,而是把该环节留给了科扎克这位对人权问题有着多年经验的职业外交家,让他去应对美国如何选择谴责对象,以及如何描述盟友侵犯人权行为的雷区。
多年来,年度人权报告的措辞变化都受到外界的关注,因为它们暗示着政策上的更大变化。今年的报告包含几处这样的变化,但或许最值得注意的是将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称为“以色列控制”地区。以往它被称作“被占领领土”。
国务院坚称,这个改变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律师对“被占领领土”定义的裁定,而不是承认以色列对该地区享有主权。在对西岸(West Bank)的指称中,“被占领”一词也被弃用。
自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Six-Day War)以来,以色列一直占领着戈兰高地和西岸。它曾向特朗普政府和国会施压,要求更改措辞。
 
 原稿 : https://cn.nytimes.com/usa/20190314
 
 
 
 
 
 
 
 
Power by: Arslan Rah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