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报告认定中国对维吾尔人犯下种族灭绝

 

华盛顿智库“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近日发布独立报告,通过汇总几十名国际专家和学者的意见,认定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的人权侵犯行为已经构成种族灭绝,并应为此承担国家责任。

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周一发布的报告题为《维吾尔种族灭绝:检视中国触犯1948年<防止及惩治危害种族罪公约>》”(The Uyghur Genocide: An Examination of China’s Breaches of the 1948 Genocide Convention)。这家智库的特殊项目负责人易卜拉欣(Azeem Ibrahim)在前言中说,这份与拉乌尔瓦伦贝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合作撰写的报告,是一批国际专家首次将这项联合国公约的框架应用到维吾尔人的人权状况上。

 

中国犯下多项灭绝种族行为

中国在1983年加入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简称《灭绝种族罪公约》)规定,灭绝种族行为指的是“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并犯有以下五种行为之一者,包括杀害该团体的成员;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的生育;强迫转移该团体的儿童至另一团体。这份报告认定,中国政府犯下了这项公约中提到的每一项灭绝种族行为。

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拉乌尔瓦伦贝格人权中心法律顾问戴蒙德(Yonah Diamond)周三对本台表示,他希望这份报告能够促使更多国家对华采取反制行动。

“这份由多名来自全球各地的独立专家撰写的可靠报告,提醒了《灭绝种族罪公约》缔约国的责任和义务。一旦种族灭绝被证明确有发生,这些国家都有义务停止与中国同谋。”

这家智库邀请了超过五十位国际法、种族灭绝、中国民族政策以及新疆研究方面的专家,对已有证据进行审查,包括长期研究维吾尔社区的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巨石城分校的博士后白道仁(Darren Byler);前加拿大司法部长、国际人权律师科勒(Irwin Cotler);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项目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等人。

报告写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14年在新疆发动了“人民反恐战争”,此后中方官员使用了“应收尽收”、“断代、断根、断联、断源一个不漏”等去人性化的语言来描述这场行动,体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意愿,因此显然是国家行为。

当被问及外界指控中国犯下了“种族灭绝”等罪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此矢口否认。

“所谓中国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说法荒谬绝伦,与事实完全相反,完全是别有用心的造谣和彻头彻尾的谎言。”

 

细数中方种种罪行

报告随后对《灭绝种族罪公约》中的五项灭绝种族行为逐条进行了分析,列举了北京当局在新疆犯下的一系列符合这些定义的行为,包括派遣汉族干部入住维吾尔人家庭;大规模拘留和绝育措施;将维吾尔儿童强制转移到政府机构进行管教;摧毁清真寺和宗教圣地;关押大批维吾尔知识分子和文化领袖等等。

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总理胡达亚尔(Salih Hudayar)认为,这份报告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的独立性。

“这是一份独立报告,没有受到任何政府或与新疆有关的人权组织的委托。”

报告还明确指出,中国是一个高度集权国家,对于新疆在内的中国领土和人口进行高度控制。犯下上述灭绝种族行为的个人和机构都是政府人员或机关,在国家的有效控制下行事,表明了《灭绝种族罪公约》中所指的消灭维吾尔人的意图。

华盛顿人权组织“声援维吾尔人运动”创办人阿巴斯(Rushan Abbas)对记者说,她希望对华“接触派”在读过这份报告后能三思而行。

“一些推动与中共进行友好对话的美国学者发出了不少错误信号,这样的一份报告应该让他们重新考虑对美国政府提出与一个犯下种族灭绝的政权进行友好对话的建议。”

发布这份报告的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成立于2019年,其前身是全球政策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旨在强化美国的外交政策。

 

 

 

 

 

新疆女企业家曝光被关集中营内幕

 

(阿拉木图-2020112日)新疆尼勒克县哈萨克族一名女企业家迪娜,因宗教信仰和曾出国前往哈萨克斯坦,被公安关进再教育营羁押近一年。同时被捕的除了迪娜是哈萨克族,其余30多人都是维吾尔族。迪娜披露,在教育营内,她和数十人被强行脱光衣服,男人女人各站一边。

 28岁的新疆尼勒克县哈拉苏乡哈萨克族女子迪娜.努得拜(Dina,Nurdbay),2017年10月在家乡创办了“新疆桍尼凯服装公司”并申请了专利商标,同时开设两家专卖店,每月收入人民币10多万元。10月14日被公安带走,关入再教育营近一年。2019年5月,迪娜以探亲的名义离开中国,抵达哈国,最近,她鼓起勇气对外披露了她在教育营的亲眼所见。
 
迪娜的父母于2015年9月移民哈萨克斯坦,她曾多次前往哈国探望自己的父母亲,因此她在两年后的2017年10月14日,被公安送进政治再教育营。迪娜近期在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的帮助下,公开了自己在所谓教育培训中心的经历。她说,她被强行脱光衣服,又被与一批维吾尔族妇女同囚于一处:「我们的衣服被扒光,男人女人各站一边,30多个女人被送入没有灯光,没有窗户的黑暗监狱。
 
她还说,被羁押在集中营的大部分是哈萨克和维吾尔族人,她曾追问警察为何逮捕她们,但得到的回答令人目瞪口呆:「你不知道吗,我们抓人很长时间了,只要有宗教信仰,有出国者都要逮捕。
 
迪娜表示,她和10多名哈萨克族人关押在一起。一名50多岁女人对她说,因为家里来了哈萨克斯坦的客人,结果一天后她们夫妇被送入集中营。她说:「16人住在没有窗户的房间内,吃饭,大小便全部在一个小房间内,食物无法入口。
回忆被羁押在集中营的岁月,迪娜心情承重。她说,刚被抓时,警方说等中共十九大闭幕后(2017年10月24日)再放她,却没料到将她转移到另一个「教培中心」(集中营)。在教培中心内,每个人被规定呆在40厘米乘以40厘米的圈内,背诵歌颂中国共产党的歌。
 
迪娜说:「我们的衣服被没收,换了褐色制服,集中营分为3等,强管班,严管班和辅管班,集中营内天天让我们看反恐新闻,然后从外地调入医生给我们注射不知名称疫苗。」打完疫苗后她开始失忆了,「他们问我母亲姓名,我回忆了3天才想起来。
 
集中营每天都有人被送来,每个村庄都有上百哈萨克和维吾尔人被逮捕。「在我所住营房内有两个汉族女人,一个是因为到北京上访,70多岁,叫刘彩霞,还有一个杨文华,是基督教徒所以被关押。」努得拜说,因为帮老年人写作心得体会被教官发现,罚她坐老虎椅,并将她送入严管班,晚上要被戴着手铐脚镣转移往尼勒克县城的法院监狱。但由于她的汉语能力强,会画画,又被安排给关押的其他人教授汉语、绘画等。
 
2018年4月,迪娜所在的教育营,有7名女性被转移到中共党校。迪娜说:「那是因为她们在哈萨克斯坦的亲属控告及申诉,引起外国关注。
 
 
迪娜透露,在县党校内关押了100多名少数民族妇女,她们不必学汉语,还有化妆用品等,但被要求种菜:「还被送到黑工厂干活,所有人被铁链锁着,每月可领到9元人民币工资。
 
世界人权组织及美国、欧盟等国对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教育营表达强烈关注,并持续要求中国关闭教育营,停止宗教迫害。2018年秋季,中国开始逐步将教育营改成劳动车间,小部分人获释。同年9月23日,被羁押近12个月的迪娜获释回家。她说,她在所有村民面前宣读一份所谓的认罪书,「内容是我是卖国贼,我犯错误了,党和政府教育挽救了我。」回家后,她继续接受教育,村里所有人每天都被集中到村集中营学习,每天她要去宣读「罪己诏」,每两天都有县干部住她家里,谈话,拍照发布到政务网。白天晚上她要求随叫随到。
 
出来后,她知道自己的公司被查封,资产不知去向,银行卡没有任何现金,还欠了7万元银行债务,粗略估算6万美元的资产失踪。被强行要求每1000人民币被要求每天核算17元利息,每天1190元利息我连续还贷3个月90余天,「我的房子被卖了,我每天被监控着,走到那里都被人脸识别系统报警,被无止尽盘查,3月后我被银行强行还贷5万元,现在还欠着银行贷款5万7千元。
 
2019年5月,她终于获准前往哈萨克斯坦探望父母。她说,曝光在集中营经历,是因为中共土匪抢劫行为,她在中国的两个伯父目前被株连,让她无止境的还贷款,霸占她的公司资产,让她无法生存,每天打电话骚扰她的生活,威胁要把她亲属送入集中营等,她80多岁的奶奶也被扣押。她目前带着5个月大的孩子在阿拉木图到处打工,生活艰难,如果她不按要求还贷,亲属们会被关押集中营。
 
对华援助协会驻阿拉木图特约记者艾尔肯报道
 
 
 
 
 
 

美国防部:近3百万新疆穆斯林被关“集中营

 

美国对中国新疆政策的谴责进一步升级。国防部高层官员称,中共把将近3百万新疆穆斯林关进“集中营”。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官方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最严厉谴责,也是首次将中国所谓在新疆的“职业训练中心”明确称为“集中营”。

星期五,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在介绍2019中国军力和安全形势报告的记者会上提到,“中共正动用安全部队把境内的穆斯林大批关进集中营”,“被拘押的穆斯林可能“接近300万人”。被记者问道为何使用“集中营”一词,薛瑞福回答说,“据我们对拘押规模的了解,在大约1,000万当地(穆斯林)人口中,至少有100万、甚至可能近300万民众被强制拘押”,这在当地人口中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加上考虑到那里发生的事情、中国政府的目标和他们自己的公开发言,我认为,“集中营”这一描述是恰当的。”

而在之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谈到新疆问题时,仍以“再教育营”来称呼中国官方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他同时表示,“新疆的再教育营让人联想起1930年代的悲剧”,即纳粹德国大规模迫害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悲剧。

一段时间以来,国际人权组织和人权活动人士披露和谴责中国当局在新疆把上百万穆斯林关进集中营或称拘留营。但中国政府坚称那里是职业培训中心、是为杜绝极端宗教势力和分离主义势力的传播、以及给当地人提供培训、增加就业机会的学校。

对于美国国防部称中国在新疆设立集中营的这一最新说法,中国驻美大使馆尚未发表任何回应。

 

 

 

 

 

中国瞄准知识分子,加紧抹杀维吾尔文化

 

 

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将自己的毕生精力贡献于维吾尔文学和教育。作为一名作家、讲师和学者,牙里坤编辑并整理了100多本有关维吾尔文化的教科书。他是确保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得到保护并世代相传的主要的维吾尔族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他于2016年10月失踪。他的儿子卡马力吐尔克·牙里坤(Kamaltürk Yalqun)说:“我们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我们不知道他身在何处。”

中国官员于2018年证实牙里坤·肉孜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关押。他的儿子说他被关押的原因是支持维吾尔文化。

他父亲编辑了维吾尔人文教科书,发表过有关维吾尔文化的文章,并帮助编写了学校维吾尔教学大纲。卡马力吐尔克说,2016年当陈全国被任命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时,从事维吾尔教科书工作被视为“意识形态问题的表现”。他说:“我父亲[以及]整个教科书编辑公司都被逮捕了。”

他说:“我们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因为他被捕时没有受到指控。”卡马力吐尔克来到华盛顿参加在全国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举办的展览“揭露中国的集中营”(Exposing China’s Concentration Camps),帮助提高对于新疆的状况的认识,并讲述他父亲的经历。

一场正在进行的压制文化的运动

中国政府正在打压少数民族,关押了超过100万名维吾尔族人、哈萨克族人以及其他穆斯林宗教少数群体。

面对全球的批评谴责,中国政府声称这些营地是职业学校,是教给新疆居民中国的语言和法律所必需的,以便制止并抗击恐怖主义及宗教极端主义的扩散。

但牙里坤以及成百上千像他一样的知识分子被逮捕却说明,政府并不关心就业问题,而是想要抹杀民族特性。这种文化铲除可见于最近在学校里禁止使用维吾尔语,强制维吾尔囚犯背诵中国共产党的口号,并强迫他们接受汉族的饮食及宗教习惯。

卡马力吐尔克说,他和其他人士正在努力让中国受到外部压力,“让他们终止这些集中营”。

他说,“制止[中国的]集中营及任意关押”是最重要的。

中国政府的内部文件证实了卡马力吐尔克的观点。法新社(AFP)得到的官方文件说,这些拘留营的目的是要将他们“断代、断根、断联、断源”。

卡马力吐尔克说,中国政府“试图抹杀我们的文化并同化我们”。他说:“他们就是要试图恐吓维吾尔人民,制造心理创伤来摧毁他们的意志。”

 

 

 

 

 

「寒冬」主任:中共強摘器官黑手 或伸向維族

 

多語種網路雜誌「寒冬」主任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上週二(3月12日)表示,中共在新疆拘禁了至少100萬維吾爾人並採集其DNA。他憂心,中共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的惡行未歇,現在還把對象擴展到其他民族及宗教群體;自由世界必須做更多來制止暴行。

義大利知名宗教與社會學家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創辦的雜誌「寒冬」(Bitter Winter),以中文等8種語言,重點報導中國的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英特羅維吉與萊斯賓蒂,2019年3月11~12日在台北出席15國「印太地區保衛宗教自由公民社會對話」。

維族集中營內部畫面曝光

據「寒冬」報導,「寒冬」是第一家曝光中共維族集中營內部影片的媒體。

萊斯賓蒂表示,該媒體2018年5月創立以來僅僅兩個月,就至少有45名在大陸的供稿人陸續被中共指控所謂「顛覆政權」或「與外國勢力勾結」,遭中共抓捕。

萊斯賓蒂駁斥,中共的指控,根本是「假新聞」。他說:「他們(供稿人)只是一般人,他們是專業人士、是公民、是記者等等。他們只是報導中共政權違反及侵犯人民的宗教自由及人權,就因此被關押,有些人還受到酷刑。

「寒冬」於是報導出這些事件,並且向國際非政府組織徵簽尋求支持,對中共形成了國際壓力,後來大約22名記者獲釋,但至今還有半數記者音訊全無。

「希望他們還活著,但我們完全沒有消息,他們被斷絕通訊。萊斯賓蒂說。

最令萊斯賓蒂感動的是,儘管中共手段嚴酷,獲釋的記者、工作人員, 獲釋隔天就說:我要繼續做一樣的工作。

中共想藉著逮捕記者以阻擋報導,但沒有能阻擋了這些勇敢的人。我非常感謝他們!」萊斯賓蒂說:「因為他們(記者們)確信自己做的事是對的。他們許多人是有信仰的,他們知道他們是在為他們的神、為真理而服務。他們知道自己可以幫助其他人,因為他們可以記錄中國共產黨的犯行。

證據顯示中共持續強摘器官

美國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3月8日在香港演說,提到外界持續指控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及維族人的器官,持續曝光的證據「令人擔憂。

對此 ,萊斯賓蒂說:「中共否認做此事(活摘器官),但我們有證據它們做了,而且它們持續在進行。這是恐怖而且反人類的。它開始先對法輪功學員,現在又擴大到其他種族或其他宗教群體,例如藏人,現在則特別是對維吾爾人。

維族醫生安華托帝.博格達(Enver Tohti Bughda)曾透露,中共2016年起,以健康檢查、DNA檢測理由,針對維族人抽血,卻排除了漢人與哈薩克人,他認為是在建立「器官配型庫」。

據美國記者2017年的調查,逾1,500萬維族人中,99.7%已完成抽血。萊斯賓蒂說明,新疆的拘留營及所謂「再教育營」至少拘禁100萬維族人。

「問題是,你分析人們的DNA,這是要這幹什麼?你拘禁了至少100萬無辜的人,你要幹什麼?你拘禁3歲到18歲的孩子,這要幹什麼?」萊斯賓蒂推測:「把這兩件事情放在一起,這又是一件想來非常可怕的事。但是我相當確信活摘沒有停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成了,中共把它輸出到其他群體。中共囚禁了大量的人群,對非常龐大的人群試驗。

自由世界必須更努力 制止暴行

該如何制止這種反人類暴行?萊斯賓蒂說:「自由世界對此沉默、或說得不夠,都是有罪過的。」「我們必須制止這樣的事情,我們做得還不夠,所以無法使其終止。

萊斯賓蒂表示,這也是「寒冬」存在的原因,它提供了連結朋友、學者專家、記者及活動人士的平台,而台北的印太宗教自由對話「也是向西方發出呼籲,向自由世界呼籲:請站出來反對這可怕的事情。這是不人道的,我們必須停止它!

安華托帝3月向媒體披露,阿拉伯人近年大舉採購新疆穆斯林的「清真器官」。他表示,阿拉伯人在自己國家內登記並付款,由沙國駐北京大使館具體操作,轉移款項,移植手術則在烏魯木齊進行。

 

 

 

 

 

Power by: Arslan Rah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