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议员促特朗普政府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做得更多

 

在中国大规模监禁维吾尔人、人权状况日益恶化之际,美国参议员呼吁特朗普政府能在最高领导人层面提出美国的人权关切。

来自麻塞诸塞州民主党籍参议员爱德华·马基(Edward J. Markey )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星期二有关中国人权的听证会上说:“我们必须从最高层面这么做,从总统开始,因为没有总统办公室的支持,我们无法令人信服的捍卫人权。”

在特朗普总统前往阿根廷出席G20峰会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之前,美国多位议员曾敦促总统在特习会上提出中国把大量少数民族穆斯林关押在拘留营的问题。

马基参议员问:“特朗普总统在G20的讨论中是否向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人权问题?这种对话,任何有关人权议题的对话,是否在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之间发生?”

作证的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代理副助理国务卿石露蕊(Laura Stone)表示她没有出席会议,但是强调,在边缘场合(on the margins), 政府肯定会提出这些问题。

这个回答似乎没有让马基参议员满意。

他说道:“我认为您用的是边缘这个词,这无法保证,也没有证据显示总统本人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唯一最终可以起作用的层级,尤其是,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会面的时候,这是可以非常坚定表达美国价值观的时候,让习近平了解,美国愿意为维持在全球人权议题上的领导地位付出代价。但明显,这没有发生。”

新疆维吾尔人被大量关押的问题近来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在听证会上作证的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说,美国政府根据情报机构信息和公开报道得出的评估是,自2017年4月以来,中国当局拘押了至少80万,也可能是超过200万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

“这是令人震惊的。”来自维吉尼亚州民主党籍参议员蒂姆·凯恩(Tim Kaine)说。凯恩参议员和鲁比奥等六位参议员7月曾致信国务卿蓬佩奥,要求其关注自由亚洲电台六名维族记者家人被中国当局关押一事。凯恩参议员说,他至今尚未得到国务院的答复。

石露蕊说,中国大规模拘押并利用高科技监控技术系统性压迫维吾尔等少数群体也许是中国自文化大革命之后最严重的人权危机。她表示,国务卿蓬佩奥在多个场合就此提出了关切,国务院官员也与维吾尔离散群体见面,并与美国执法部门合作以应对在美维吾尔人被骚扰的问题。她表示,美国在各地的使馆也在为新疆教育营的幸存者提供帮助。

她还说,国务院正在领导一项政府间跨部门的合作,审议并研究应对新疆问题的涉及整个政府层面的战略,包括向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问责、阻止中国使用美国产品和服务在新疆做这些可怕的行径、加强世界范围内的外交和公共外交努力。她表示,如果要根本上改变中国在新疆的所作所为,国际社会必须一起行动。

对于美国政府在新疆问题上已经采取的行动,来自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不满美国没有与其他国家的驻华大使一样签署一封给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的联名信。15个主要为欧洲国家的驻华大使上个月联名起草的信函要求会见陈全国,要求他对新疆的情况做出解释。

鲁比奥说:“我只是想说,我们在此抱怨其他国家做得不够,但是当他们真正做了什么的时候,我们却连一封信都不签。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作为更广泛与中国关系的一部分在华盛顿做出的,还是大使做出的。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大错。”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来自科罗拉多州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认为,应该要有官员去新疆看一下,虽然国务院官员表示,是否能成行还是要取决于中国政府是否同意。

他说:“我敦促大使去访问,提出访问的请求,我敦促我们尽一切所能,让联合国负责考察的人员立即去那里。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与中国)每天有数十亿美元的贸易额,但最可怕的人权侵犯却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发生。”

中国政府称,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是在所谓的 “职业技能培训中心”学习汉语、法律知识和安身立命的技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就15国驻华大使信函的问题回应表示,“如果驻华大使们愿意带着善意去新疆,我们当然是欢迎的。”。她说:“如果抱着恶意和偏见,试图干预中国内政,我们是坚决拒绝的”。

除了新疆问题,星期二的听证会还讨论了中国人权的其他方面,包括藏人和其他宗教团体、维权人士遭受迫害、中国支持缅甸政府的罗兴亚人政策。

马基参议员认为,在人权问题上,可以通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施加额外的压力、发出强有力的声音,但是美国现在退出了人权理事会。

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巴斯比说,虽然美国退出了人权理事会,但是美国不会退出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发声和行动。

 

 

 

 

 

杨建利: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正在降临

 

谈到今年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中国人权事件,恐怕新疆“再教育营”莫属。为了让千万中国穆斯林听从国家政策,他们中的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人被关进了“再教育营”。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周一表示,透过新疆局势可以发现,过去一年中,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已经成为一个法西斯主义国家。

“中国现在已经表现出来经典法西斯政权的所有特征:一个政党控制一切、一个伟大领袖对外进行军事扩张并制造外部敌人、同时煽动强烈的民族主义。”

这是“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第十三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开幕前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所说的话。他表示,中国特色法西斯主义在历史基础之上,还展现了一些独特之处。在高调回归共产主义理念的同时,社会却被权贵资本主义垄断。借用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代表作《1984》,杨建利还把中国比作“1984式数字极权主义”,全面监控公民社会的一举一动。

十多年来,“公民力量”创办的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邀请了千余名年轻汉人、藏人、维吾尔人、基督徒、法轮功学员等各界人士,通过交流互动和专题训练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学习人权运动的基础构架。杨建利说,近40名青年代表将参加本届研习会,但他表示,今年邀请大陆代表困难很大,他们不是出不来就是担心回国后会面临危险。出于对与会者安全的考虑,他不便透露具体人员名单。

研习营开幕式的一大亮点是年度“公民力量奖”的颁奖仪式。今年的三位获奖人中有一人无法到场领奖,他就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六四事件中,鲍彤遭撤职并在北京被捕。三年后,他因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刑7年。自从获释那天起,鲍彤一直被软禁。尽管如此,他仍坚持以公民的身份为建设民主中国发声。

杨建利说:“鲍彤先生一如既往的热忱是对中国式良心的诠释,他数十年如一日的执着极大地激励和启发了我们。他不但是中国历史变革狂潮的见证人,也是一心向善的斗士。”

由于鲍彤本人无法到场领奖,组织者邀请了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学者严家祺代为领奖。严家祺对本台记者坦言,他因腿脚不便,近年来很少出席公众活动。但他对研习营给予高度评价,表示这样的活动体现了联邦中国的精神,也就是在保障国家统一的基础上,保障各民族的自主性。

与会嘉宾不约而同谈到了本届研习会开幕时间的特殊性。周一是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70周年,也是《零八宪章》发布10周年。上周三标志着民主墙运动40周年,北京市民魏京生当年倡导的第五个现代化即民主的理念今天仍未实现。同时,明年是“六四事件”的30周年,无疑会在全球掀起又一番舆论波澜。

除了鲍彤之外,新疆“再教育营”幸存者、维吾尔母亲米娜(Mihrigul Tursun)、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主席卡特里娜•兰托斯•斯威特(Katrina Lantos Swett)也获得了本年度“公民力量奖”。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美国国会民主党议员吉姆•麦戈文(Jim McGovern)直言,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正与人权渐行渐远,国际社会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的人权纪录正在恶化。更直白地说,简直糟透了。纪念《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最好的方式就是再次保证尽我们所能在中国和全球范围内捍卫人权。”

麦戈文在今年4月提出了《入藏互惠法案》(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要求中国政府允许美国人不受限制地去西藏进行报道和旅行,就像中国人可以自由地在美国旅行一样。目前这项法案已经通过了众议院。

本届研习会为期两天,并将讨论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国际倡导、美国立法程序等议题。

 

 

 

 

 

简报: 迫害试验场---中国在维吾尔人家园犯下的反人类罪恶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第十三局各族裔、各宗教间领袖对话研讨会上的发言

                                                 维吾尔人权项目外交事务主管露易莎·格蕾乌 (Louisa Greve)代读

                                                                                          华盛顿特区

                                                                                      2018年12月10日

 .

中国共产党对现代文明和法制是一个根本威胁;中国共产党在2018年,在全中国范围内的大规模镇压令人瞠目结舌;镇压对象不仅涵盖了独立知识分子、公民社会及各宗教教徒,也包括了基督徒、法轮功实践者、藏传佛教徒、中国佛教徒和回、突厥穆斯林。

维吾尔人的家园东突厥斯坦是镇压中心;德国学者安德里亚则客,在2018年9月26日在国会作证时,对正发生在维吾尔人家园的镇压描述说:“在规模和技术手法上都是近代历史鲜见的一种魔鬼式的反人类罪行。”

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斯科特白斯毕在上星期作证时,给出了美国政府对镇压规模的官方评估;美国政府确认,自2017年4月起,至少八十万,可能多达2百万人被大规模抓捕关押于东突厥斯坦集中营;这一可怕悲剧开始已经有20多个月了,证实这些集中营根本不是暂时的;现在,专家学者也都称其为集中营。

维吾尔人在质问,世界怎么能和一个在二十一世纪还在系统性扩建集中营的政权,继续其“一切如往常”的关系?

然而,是的,世界在行动,参议员卢比奥和国会议员科瑞斯斯密斯,以强势捍卫处于攻击的民主,突显其世界领袖的风范;维吾尔人觉得他们的领导能力可以和丘吉尔比肩;当1930年代的民主国家青睐和德国的“一切如往常”时,丘吉尔逆当时的潮流站出来捍卫民主;当时的民主国家意为和一个扩张主义的独裁者的妥协能赢的时间和和平。

201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马格尼茨基法案;今年11月14日,在参议院卢比奥、参议员梅南德兹及国会议员科瑞斯·斯密斯和国会议员托马斯·苏兹的带动下,有两院同时介绍了维吾尔人权法案。

维吾尔人权法案强化了要求制裁中国官员和成为践踏人权帮凶的公司;该法案同时支持联邦调查局强势执法调查中国安全人员对美国维吾尔人和中国异议人士的威胁、吓唬和迫害。

11月26日在华盛顿特区国家新闻俱乐部发布的特别声明中,全世界278位各界著名学者发表声明表示支持立即关闭集中营;他们呼吁制裁中国政府官员,以及成为在东突厥斯坦集中营系统和高科技全面监控系统帮凶的私立公司;他们敦促全世界各学术机构暂停和中国的合作直到集中营被关闭羁押人员被释放;到今天早为止,签字声明表达支持人数增至39个国家的603位学者;平常,学者鲜少批评政府政策;全世界600多位学者共同呼吁制裁向世界发出了清晰的信号:现在不是平常时期。

11月6日,在联合国定期综合审议中国人权时,24个国家发布了极为强硬的外交声明谴责了中国无情残酷迫害维吾尔人行为;紧接着,一周后,加拿大驻北京外交使节牵头有15国使节要求紧急会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但这些还不够,政府必须实施严格的马格尼茨基法案,以使那些犯有反人类罪的罪犯为其犯下的骇人的罪行付出代价;商业企业也必须被告知不能以协助镇压赚钱,如果他们不立即自中共全面监控、审查和酷刑折磨系统抽身,也将面临政府制裁。

民主政府必须立即行动起来保护其公民不受到中国伸到海外长手的迫害;海外维吾尔人正在经历一场噩梦;他们因亲人的失踪而担忧害怕;就如一位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告诉路易莎林:“我的丈夫处在焦虑中,当他给中国的家人打电话时,他们都会挂断。”夫妻俩开始为那些他们知道在集中营的亲人列表,名单上已经列了28个人。

标志新疆大规模镇压的方式和技术早已经开始向中国其他地方蔓延;东突厥斯坦俨然镇压试验场,其结果已经在宁夏的其他地方见到;更令人惊讶的是,香港政府也宣布其将派出一个代表团学习研究中国在那儿的模式;这已是火烧眉毛了;然而还有更甚的,北京不仅想向世界出口监控系统,而且还公开声明他的“社会稳定”模式,欧洲和中东应该仿效。

中国对法治为基础的世界秩序的挑战再不能比这更令人担忧了。

国际上要求追究中国责任、结束东突厥斯坦骇人暴行的呼声正日益强烈;不仅为了捍卫我们的民主价值观,而且也为了我们的战略核心利益,立即采取行动是必要的:以保护我们的公民、保护法制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保守70年前的承诺:永远不许再发生。

 

 

 

 

 

药物迫害恐已扩大到新疆维吾尔人

 

11月6日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定期审议上,中共当局在西藏、新疆、香港、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律师权利等问题上,遭到许多国家谴责。其中,主要集中在中共对新疆少数民族的迫害上。然而,中共代表团在会议上,仍是进行自说自话的辩解。

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遭受中共迫害的议题,近期受到西方国家和外媒的极大关注。越来越多残酷虐待穆斯林的手法被披露,也不断有被关押过的穆斯林出面诉说自己的遭遇。

来自新疆库尔勒市且末县的维吾尔女子米娜,在2015年从埃及回国探亲期间被关押,三个年幼的孩子被当局强行带走。后来,她受酷刑导致右耳失聪,三个原本健康的孩子,其中一个不明原因夭折,另两个在家属不知情之下,被强行手术插管进食。后来在埃及使馆救援下,米娜和孩子终于逃出中国大陆。

自由亚洲电台在11月6日刊出米娜接受专访的报导,讲述她在狱中三年的经历。米娜除了遭到暴力殴打外,还包含一些侮辱,例如在警察办公室被脱光衣服、被男人检查。

另一个让人感到可怕的是,米娜说,她曾4个多月没喝过水,只有吃药的时候才能喝水。被关押的人争着吃药,“因为有水喝”。

米娜在狱中目睹9人受虐至死。被拘押的穆斯林,生命安全没有保障,但新疆当局却给在押者药物,并利用只有吃药才能喝水的手段,迫使在押者主动服用。这不禁让人强烈怀疑,此药物不是治疗用途。在打压709案和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中共当局就长期采用药物迫害的方式。

 

 

 

 

 

至少有50万维吾尔儿童被强迫收养,被强迫汉化

 

因父母被送入“再教育集中营”或被中共迫害致死以及因避免中共迫害而不得不置身海外的维吾尔人的子女,总数至少有50万名未成年儿童被中共政府强迫“收养”。这些儿童在收容所内与维吾尔语以及维吾尔文化完全隔绝,被迫接受汉文化教育,被灌输共产主义思想:包括穿汉服,只能讲汉语,被强迫接受汉族的生活习俗,每天必须赞美共产党等。这些儿童正在失去或已经失去原本的维吾尔语言文字以及传统文化习俗。

即便这些受害儿童父母的亲戚或长辈愿意承担抚养义务,但是中共当局仍禁止除父母之外的任何亲属获得儿童的抚养权。唯一的例外:如果有内地的汉族家庭愿意收养这些儿童,中共则时刻为他们开启绿灯。

由此可见,中共当局所谓的“爱心收养所”的实质是彻彻底底的针对维吾尔人的同化政策。这些被强制剥夺了家庭教育和父母关爱的维吾尔儿童正在被中共培养成为从小失去原本维吾尔文化根基,将自己民族身份定义为“汉族”的受害者一代。中共的强制同化罪行将对维吾尔民族的生存产生深远的消极影响。国际社会应当即刻关注并尽全力制止中共的种族灭罪行。

 

 

 

 

 

Power by: Arslan Rah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