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谴责中国侵犯人权:1930年代以来所未见

DAVID E. SANGER

 

华盛顿——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周三宣称,中国“在侵犯人权方面无可比肩”,而他的一名高级官员将北京当局集中拘押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做法比作“自1930年代以来”所未见。
该官员是负责国务院人权事务局的迈克尔·科扎克(Michael Kozak),他并未明确提及纳粹德国或集中营,但那显然是他的比较所指。
总的来说,这些声明是美国对集中拘押数百万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民族一事所作的最直接的谴责。眼下正值贸易谈判高度紧张、华为(寻求在许多西方市场运营的中国电信巨头)事件僵持之际,此举必将激怒中国政府。
自2017年以来,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拘留营已扩大,包括大约100万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及其他穆斯林群体,这是中国政府试图将他们转化为忠实支持者的一项行动。拘留营已遭到包括联合国在内各方的广泛谴责,但中国政府对这些批评置之不理。就在周二,一名中国官员表示这些拘留营“很像寄宿学校,学员在那里免费食宿”。
庞皮欧是在国务院发布年度人权报告时做此番表述的。该报告今年必须谨慎处理沙特阿拉伯领导人杀害异见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一事。后者在土耳其遭到杀害和肢解。
沙特部分的报告始于10月2日发生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的杀害行动,报告将其归咎于“政府特工”。它还指出,随着“事实曝光”,沙特政府一再改口,并在有关调查中起诉了11名嫌犯。报告还指出,在其他人权案件中,沙特高官“逍遥法外”。
但报告未提及美国情报官员提出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牵涉其中的强有力证据。中央情报局(CIA)以中度到高度确信得出结论,杀人指令是穆罕默德王储发出的。
科扎克在被提问时承认,国务院有机密情报评估文件的访问权限,虽然他无意透露他的机构是否看过中央情报局对王储所作的结论。他也无意讨论中央情报局的另一发现:杀害事件前一年,穆罕默德王储曾告诉过一名副手,如果卡舒吉这位《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专栏作家不回到沙特,停止对沙特政府的批评,他将让他吃一颗“子弹”。
在相关问题提出时,庞皮欧显得有些不耐烦,称美国决意让涉嫌杀害者“负责”。上月在华沙他曾对记者说,“我们正在努力”调查此案,但也指出了与沙特关系的重要性。
迄今为止,美国尚未要求发起独立调查,表示在等待沙特的报告。沙特政府在报告完成之前就已宣称,王储对谋害卡舒吉一事不知情。
人权报告还详尽谈及朝鲜的“古拉格”,但庞皮欧周三对记者做简短发言时并未直接提及朝鲜。他未接受提问,而是把该环节留给了科扎克这位对人权问题有着多年经验的职业外交家,让他去应对美国如何选择谴责对象,以及如何描述盟友侵犯人权行为的雷区。
多年来,年度人权报告的措辞变化都受到外界的关注,因为它们暗示着政策上的更大变化。今年的报告包含几处这样的变化,但或许最值得注意的是将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称为“以色列控制”地区。以往它被称作“被占领领土”。
国务院坚称,这个改变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律师对“被占领领土”定义的裁定,而不是承认以色列对该地区享有主权。在对西岸(West Bank)的指称中,“被占领”一词也被弃用。
自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Six-Day War)以来,以色列一直占领着戈兰高地和西岸。它曾向特朗普政府和国会施压,要求更改措辞。
 
 原稿 : https://cn.nytimes.com/usa/20190314
 
 
 
 
 
 
 
 

美国使馆:新疆穆斯林做什么会成为打击对象

 

 美国国务院3月13日发表《2018年度人权国别报告》,展示约200个国家的人权状况。人权报告特别提到新疆的再教育营,美国驻华领事馆列出可能成为政府打击对象的事项。

 
 

据美国驻华使领馆3月14日推特消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美国国务院发布2018年人权报告发表讲话。谈到中国人权侵犯另成一类。他指出,在2018年,中国关押穆斯林少数群体的运动达到空前规模。今天有100多万维吾尔族人,哈萨克族人及其他穆斯林被拘留在再教育营,旨在消除他们的宗教和民族特征。同时中国政府也在加剧迫害基督徒、藏族人和任何信奉或主张与政府不同观点的人  或主张政府改变的人。

美国驻华领事馆在推特上列出新疆穆斯林可能成为中国政府的打击对象的事项,其中包括留胡须或戴盖头,在学校讲母语,拒绝吸烟喝酒,与官员发生争执,出国旅行...。

 

蓬佩奥表示,美国国务院人权年度报告基于《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旨在将世界任何地方发生的践踏人权行为公之于众。他说,美国将运用自己的“影响和力量促使各国向更好、更一致的人权方式发展”。

彭佩奥形容这份报告呈现的全球各地侵权真相,是“美国外交实力中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他希望今年的报告将“在人们无法发出声音和人们所深深渴望的宽容与尊重长期无法得到满足的那些地方,促使压制性政权尊重人权”。

 

 

 

 

 

 

中共开放参观新疆集中营 德国人:纳粹也这么干过

 

中共的再教育营被揭关押和迫害上百万新疆少数民族。在国际舆论压力下,中共允许一些外媒访问再教育营,制造“和谐”假象。有德国人表示,纳粹当年也曾邀请国际红十字会参观犹太人集中营,成功欺骗了国际社会。

日前,中共允许一些外媒在官方人员带领下参观新疆一所所谓的“学校”。

《美国之音》播放的采访视频显示,其中有“学员”向外媒表示,经过警方的“教育”才知道自己“违反法律”,因此“自愿就读”这所“学校”。还有“学员”称,里面的“学员”都“承认拥有极端思想”,因此“感谢党和政府免费提供培训教育”,更声称这里“根本没有人权问题”。

对此,在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工作的德国人戴达卫在脸书感叹,“对我们德国人而言,这种恶心宣传非常眼熟”。

戴达卫表示,1944年和1945年,德国纳粹曾两度邀请国际红十字会的代表团访问位于捷克布拉格附近的泰雷津集中营。在红十字会来访前,纳粹将泰雷津打造成“模范集中营”,对营区进行美化,包括种植花园、重新粉刷房屋和翻新营舍等。

国际红十字会来访时,纳粹当局还在集中营中举办了许多社交和文化活动,播放掩盖集中营真实状况的假纪录片。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因此被纳粹迷惑,在报告中做出正面评价,甚至宣称该集中营的犹太人没有被送往灭绝营。但实际上,在1942年至1945年间,有近9万人被送往波兰的3处集中营处死。

同样的情景,也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出现过。

 中共江泽民集团自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和各类洗脑班(中共称为“法制教育中心”)中,使用各种精神和肉体酷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强迫他们放弃信仰。

 

 

 

 

 

实地采访:中共迫害新疆少数民族内幕

新疆洛浦县人口稀少,约仅28万人,几乎完全是维吾尔族,也因此成为中共镇压维吾尔人的重镇。当地居民说,一旦被关进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在集中营外遇见记者 洛浦居民噤声不语

  位在新疆南部洛浦县(Luopu)的“第一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是一个绝不会被错过的庞然大物,它的面积大约17万平方米,矗立在绵延数公顷的农田中,高耸的白色混凝土围墙上架著浓密的铁丝网及监控摄像镜头,与周遭的农村景观有着鲜明的对比。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的记者某天来到这个培训中心,看到围墙外一辆警车在巡逻,几名守卫伫立在看起来戒备森严的门口。六位民众站在门外的马路另一边,静静地盯着对面的高墙,没有人愿意说出这个像是监狱的设施是什么,或者他们为何要在外面等著。

  其中一名年长女士告诉《卫报》记者:“我们不知道。”另一位女士只说她来看哥哥。一位年轻女孩说,她来看望父亲,话才说完就被她的妈妈拉走,她的两名哥哥也在那里。

  他们噤声的原因是这栋建筑物既不是监狱也不是大学,而是一个专门监禁新疆少数民族的“拘留所”(集中营)。被关在里面的主要是维吾尔人,中共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将他们关在那里数月甚至数年。

 


  维吾尔人:一旦被关进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研究人员和居民说,洛浦县是中共压制少数民族的重镇。目前居住在海外,来自新疆和田的 Adil Awut告诉《卫报》记者:“我们在和田有句话说:一旦被关进洛浦的集中营,就永远出不来了。”

  去年12月,联合国专家小组披露一份“可靠的报告”说,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共110万人被拘留在这个集中营,中共否认一切指控。联合国随后要求进入该地区视察。

 

  镇压规模持续扩大

  《卫报》采访洛浦县当地居民、曾经住过当地的居民,以及分析可得的现有文件后,发现洛浦县仍持续遭受中共的镇压。

  当地政府正在扩大拘留所的范围、增加监控措施和警务,并且通过恐吓、暴力和财政激励措施,迫使当地居民屈服。

  根据卫星图像,在过去一年中,这个所谓的“第一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至少增建了10幢建筑物。《卫报》记者去年12月在现场采访时发现,这个中心仍在进行新建大楼的工程。

  另外,根据《卫报》取得的公共预算文件,当地总共有八个被称为“职训中心”的拘留所。

  2018年,中共官员预计这些拘留所共可容纳1.2万名“学生”,加上一个专门监禁囚犯的拘留中心可容纳的2,100名,总人数约占洛浦县成年人口的7%,占男性总人数的11%。

  洛浦县还计划投入近人民币3亿元(4,400万美元)用于“维稳”,包括覆盖所有清真寺近30万美元的监控系统,以及为大约6,000名警察提供资金,加强社区巡逻及检查站的工作。

  中国民族政策研究人员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表示,2017年整个新彊的安保支出翻了一番,在少数民族集中的县,拘留中心的支出翻了两番。

  此外,2017年,洛浦县的支出超出预算近300%,其中和田是增幅最大的地区。

  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分析,新疆境内的28个集中营,自2016年以来,规模扩大了465%,最快的增速发生在去年7月至9月间。和田市及周边五个县的集中营规模至少翻了一番,其中一个集中营的规模在2016年至2018年间甚至扩大了2,469%。

 

  中共增加维稳人员 诱使当地居民为其工作

  在洛浦县,中共带来了2,700多名官员,全面监控该县224个乡镇的居民。此外,在集中营内的“学生”受到严密监视,中共雇用了近2,000人及警察监督1.2万名被拘留者。

  中共当局利用金钱诱使当地居民协助镇压。洛浦县官员聘请当地宗教人士为其工作,阻止当地居民到麦加朝圣,每年支付人民币4,200元(约600美元),当地年均可支配收入为人民币6,800元。

  中共在当地维吾尔族社区招募级别较低的助理警察,每月支付人民币4,100元,几乎相当于主要城市警察的工资。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有些地区面临财政困难。曾兹说:“这个镇压系统的可持续性主要取决于中央政府的财政能力……这些自上而下的镇压措施,是否能得到长期财务的可持续性,绝对是值得怀疑的。”

 

  《卫报》记者也受到骚扰

  和田目前正受到“网格式”管理,大量的警务及大规模监控。在洛浦县政府网站,它被归类为“经常处于一级或二级应对状态”,这是最高级别的紧急状态。

  与新疆许多地方一样,洛浦县的维吾尔族居民行动受到限制。汉族可以轻易地通过安全检查站,维吾尔族在通过时必须登记身份证,受到全身扫描,搜查车辆并扫描他们的脸部。

  《卫报》记者在通过时被要求检查手机,因为一名警察说,“有人看到那支手机出现阿拉伯语或维吾尔语”。

  该《卫报》记者说,中共虽然表示欢迎国际观察员到新疆,但是他在洛浦县遭到警方四小时的问话,随后在和田市至少被询问了七次。

 

  受迫害维吾尔人请在其它地方的家人:“不要回家”

  在洛浦县出生和长大的Abdulla Erkin,在洛浦县遭到中共强力镇压时,居住在新疆北部的乌鲁木齐。他说他的家人当时警告他不要回家。

  “他们都告诉我:‘不要到这里,不要来这里,要待在乌鲁木齐。’”

  他在洛浦当地政府部门工作的姐姐当时告诉他,镇压情况每天都在发生,而且情况“越来越糟”。

  现在居住在海外的Abdulla Erkin说,他的大多数朋友都被送到集中营或监狱,上个月发现他的两个兄弟都被拘留了,他担心他的五个侄子也被拘留了。一位居住在中国东北的维吾尔族商人告诉《卫报》,他因为被中共威胁要将他关进拘留所而离开和田。

 

  当地居民:我们害怕和你说话,他们会报复

  在过去的一年,洛浦县地方官员经常聚集村民唱爱国歌曲,或者教女性居民如何成为推动“思想解放”的“新时代女性”。

  一名烧着一堆树枝的女子向《卫报》记者细数了她被送去集中营的家人,包括年仅16岁的儿子。另一位女士则说她的丈夫自2017年12月以来一直被关在另一个村庄的拘留所,她说不知道丈夫被送去的原因,“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农民”。

  一名男子说他的邻居已经被送去“培训中心”,突然他中断了谈话,并说:“我们害怕和你说话,他们会报复。”

 

 

 

 

 

新疆哈萨克族穆斯林遭强迫吃猪肉 四百多学生游行抗议被带走

 

哈萨克斯坦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Atajurt)负责人赛尔克坚(Serikjan Bilash)周二(18日)对本台指,新疆哈巴河县、布尔津县等地的哈萨克族穆斯林中学生被当局强迫吃猪肉,他们拒绝要求并游行抗议,最后约四百多名学生被带走,当地教育局及政府部门拒绝透露学生的情况,他们至今失踪约一星期,父母非常担心。

赛尔克坚说:大概四百到四百五十名哈萨克族高中生现在「被失踪」了,连他们(学生)的父母都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消息,说是他们不愿意吃猪肉,而且这是违反了中国民族自治区的相关的法律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而且他们好像是在微信圈里面建立了甚么,学生们组织的一个微信圈,把这个圈里面的人通通给带走。

赛尔克坚指,当地消息封锁严重,外界难以与哈萨克族人取得联系,他们亦不敢接受采访。他又称,有当地的学校因为抗议事件而停课。

赛尔克坚说:而且我获得的消息是,这些学校在停课中,老师们都被关在学校里面,不让他们回家,就是睡在学校,吃在学校,连学生都不让回家,就是整个学校给封锁掉了。

 

 

 

 

 

Power by: Arslan Rahman